台灣植物分類學會電子報•第二期

出報日期:2007/01/25

訂閱電子報•取消電子報  
   
» 本會預定在96年3月10日舉辦『2007台灣植物分類學會年會暨植物多樣性與系統分類研討會』,會中將頒發終身貢獻獎及年度最佳碩士論文獎,並安排多場專題演講,歡迎會員及同好踴躍參加!
» 本會新電子信箱為tsps_20060311@yahoo.com.tw歡迎舊雨新知繼續使用!
» 本期電子報,邀請本學會理事牟善傑先生撰文介紹『世界的標本館-英國皇家邱植物園標本館』,牟先生目前正從事『鱗蓋蕨屬專論之研究』,時常走訪世界各地之標本館,對其歷史沿革及館藏均有相當豐富的了解。

世界的標本館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牟善傑

英國皇家邱植物園植物標本館

(Royal Botanic Gardens, Kew)

 http://www.rbgkew.org.uk/collections/herbcol.html

[地理位置]

    英國皇家邱植物園(以下簡稱邱園)位於英國倫敦西南方大約10公里的泰晤士河南岸上,是一結合蒐藏、教育與研究的綜合性機構,由於其在植物分類、保育、園藝、經濟植物與文化歷史的重要地位,已於2003年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。邱園英文名字中的Gardens之所以用複數,與其歷史發展有關,現今的邱植物園原本是由兩座相鄰但分開的庭園(Kew GardenRichmond Garden)所組成,英王喬治三世先後繼承了這兩份地產後,就將它們合併在一起。

[館藏現況]

    目前館藏標本超過7百萬份,其中模式標本超過35萬份。是英國第1大,也是世界前5大標本館,標本館代碼是K

[歷史沿革]

    早在17世紀中葉,邱園開始出現一些與植物園有關的規劃與建物(已有兩間溫室),主要目的可能是栽培柑橘與香料植物,當時這片地產的擁有者是Henry Capel爵士。

    1730年,英國皇室威爾斯親王Frederick王子買下這片土地,做為自己與夫人Augusta王妃的居所。由於Augusta王妃非常喜好園藝,1759年挑選了園藝家William Aiton負責園內的植物栽培工作;大約在同時,園內開始栽種一些有用的或有趣的外來植物,並建置了一個樹木園與按林奈分類系統安排的藥用植物園。不過,此時的邱園仍屬於皇家私人居所與休閒場所,並未對一般民眾開放。

     Frederick王子過世後,他的長子喬治三世繼承了邱園,並於1760年英王喬治二世(喬治二世是Frederick王子的父親)過世後繼位為英國國王。喬治三世不像他母親那麼喜好園藝,但他任內他接受了好友Banks爵士的建議,將邱園轉型為以科學研究為主的植物園,並委託Banks主其事。雖然這項委託並未正式任命,但Banks仍成為邱園的實際負責人,並深深影響邱園在未來50年的發展。

    Banks是英國科學界的傳奇性人物,他是地主的兒子,21歲時繼成了父親的遺產,成為當時英國最有錢的年輕人之一。1768年,庫克船長受英國海軍與皇家學會(Royal Society)委託,搭乘奮進號展開第一次世界探險航程時,Banks自費1萬英鎊組織了一支科學考察隊參與這次航行,隊伍中包含博物學家Daniel Solander(林奈的學生)及兩位畫家。當年並沒有照相技術,兩位畫家以繪畫紀錄各地風景、動植物及人文風俗,從這點來看,Banks相當有遠見。

    奮進號於1771年回到倫敦,Banks成為譽滿全英國的探險家與博物學者,並獲得國王喬治三世的召見。兩人一見如故,從此建立長久且深厚的友誼,也因為如此,日後Banks不僅成為邱植物園的實際負責人,後來更擔任英國皇家學會主席長達42年之久。

    Banks負責邱園經營期間,他多次派遣採集者赴世界各地採集,據說費用都是由Banks支付。列舉重要採集者及其行程如下:

        Francis Manson:亞速爾群島與南非。

        David Nelson:參與庫克船長第三次航行與Bligh船長的航行。

        George Caley:澳洲。

        Allan Cunningham:澳洲、紐西蘭與巴西。

        James Bowie:巴西(Cunningham同行)與南非。

        William Ker:中國。

    這些採集者為Banks採集了大量的植物活體與標本,之後活體栽種於邱園,標本則存放在Banks私人住所。連同從其他地方購買而來的植物標本與文獻,Banks的私人蒐藏成為當時全世界最豐富的植物蒐藏之一,並開放給世界各地的植物學者研究。為妥善整理與研究這些標本,Banks先後僱用了Daniel SolanderJonas DryanderRobert Brown等人當管理員(前兩位是林奈的學生),這三人在當時都是知名的分類學者。

    由於早年邱園只是植物活體的保存處所,並沒有標本館的功能,因此Banks1820年過世後,這些標本被遺贈給大英博物館的自然史部門(後來獨立成自然史博物館),之後邱園也進入衰退期。

    直到1841年,知名植物學家W. J. Hooker爵士接下第一任官方園長,邱園才再度復興。首先,W. J. Hooker為邱園帶來他私人龐大的標本與文獻蒐藏,政府也借了一棟位於邱園北方的建築 (Hunter house) W. J. Hooker存放標本與文獻,此棟建築後來成為邱園植物標本館(目前標本館仍在此地,且規模已擴大許多)。雖然這些標本與文獻當時並未納入邱園的正式財產(W. J. Hooker的標本一直到1967年政府出錢購買,正式納入邱園標本館),但其他學者可自由檢視、研究與參考這些標本與文獻。在W. J. Hooker勵精圖治的管理之下,邱園無論在軟硬體方面的建設上,都獲得長足的進步,土地面積也從1841年的15英畝,擴增到20倍以上。現今園區內最知名的地標Palm House1848年正式對外開放;此外,W. J. Hooker也正式開放一般民眾付費入園參觀,這舉動對科學教育的推廣,影響極大。

    邱園逐漸成為傑出的植物研究中心,產生了一種學術性的磁吸效果,許多學者或私人蒐藏家樂意將他們的標本或文獻贈與邱園,例如1852Dr. W. A. Bromfield的遺產繼承人將標本贈予邱園;1854年知名植物學家George Bentham

除了捐出他私人所有的標本外,更留在邱園持續分類研究,完成了7 “Flora Australiensis”,同時和J. D. Hooker共同完成 “Genera Plantarum”,這是19世紀後期非常知名的一套新分類系統,稱為Bentham and Hooker分類系統。

    W. J. Hooker1865年過世,園長一職由兒子J. D. Hooker爵士繼任。J. D. Hooker和他父親一樣,都是多產的學者,著作無數,其中最為後人津津樂道的是杜鵑屬植物的研究。另外,他在印度北部採集超過3年後所撰寫的遊記 “Himalayan Journals”,也被譽為是19世紀三大自然史旅遊傳紀之一(另外兩部的作者是赫赫有名的達爾文與華里士)1885J. D. Hooker因健康因素的考量(動脈硬化,醫生告訴他會在2年內過世),將園長一職交給他的女婿W. T. Thiselton-Dyer。不過,後來他活到94歲,期間並未中斷分類研究,到他過世時(1911),邱園已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植物園與植物學研究中心,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。

[重要植物標本蒐藏]

    由於Banks將標本遺贈給大英博物館的自然史部門,所以邱園最早且最重要的標本蒐藏,就是後來由政府出面購買的W. J. Hooker私人標本。另外,邱園還擁有一套來自東印度公司所蒐藏的N. Wallich標本(主要是他本人在印度的採集品),由於N. Wallich曾將標本販賣給許多不同的標本館,供各地學者研究,所以其採集品中包含不少模式。台灣的植物中,凡是以瓦氏為名的,如瓦氏鱗毛蕨、瓦氏鳳尾蕨與瓦氏水豬母乳等,大都與N. Wallich有關。邱園也可能是歐洲地區和台灣關係最密切的標本館,19世紀最早到台灣採集的歐洲人,如HenryOldhamHancock等,他們所採集的標本目前大都存放在這裡。

   
  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台灣植物分類學會•Taiwan Society of Plant Systematics
Website: http://www.biol.ntnu.edu.tw/tsps/
台北市文山區汀州路四段88號臺灣師大生命科學系•02-77346267
Best view with 1024*768